薛定谔的入坑与脱坑

为了督促自己要善良,在此记录脑洞

于是薛定谔的填坑与弃坑

希望能给自己动力……

【白鹊】今宵酒醒何处(一)


*为了剧情需要,疯狂特么私设
*刀慎,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挖坑选手
*想找个白鹊同好,一起讨论剧情QAQ

简介:五次李白从宿醉中醒来,一次扁鹊不在身边。

李白是被一场雨惊醒的。

彼时他还做着春秋大梦,梦里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红颜知己,左拥右抱,好不快活,只是可惜这场雨来的实在不是时候。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倒挂在一棵桃树上,粉色的花瓣随着细雨纷纷扬扬地落下,在他模糊的视线里染出一片混乱的颜色,像是制作低劣的万花筒,直教人头晕眼花。

长安市郊怪脾气的医师撑着伞冷眼旁观,他站得不近不远,恰巧把李白隔绝在伞外。

李白仰着头瞧他,其实他也瞧不出什么来,宿醉和倒挂了一整夜让他头脑一片混乱,甚至分不清到底谁才是倒挂着的那...

【杰佣】今夜无人入眠

*我流杰佣,离经叛道
*两攻相遇,必有一受
*注意私设,小心ooc
*无证驾驶,宛如梦游

在求生者们的眼里,欧利蒂丝庄园象征着不详与死亡。但只要是稍稍能在这个游戏中表现出一丝游刃有余的,就不得不承认,这里有着不错的月色。
作为还未成年就在战场上跌摸滚打的佣兵,奈布自然想不出什么优美动听的词汇来形容今晚的明月,最多能磕磕绊绊地说出“像贵族小姐们用的银盘”之类的话来。
他人生的前二十几年从来没有为自己贫乏的词汇红过脸,却在此刻对自己的失语嗤之以鼻。
如果他能在这场嘴上战争中掌握更多的主动权,那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或许会变的更加有趣。

夜更深了,厚重的夜露蔓上布满灰尘和伤疤的窗户,明亮的月光在透过夜雾和玻璃的时候也被...

【冒险家x盲女】Story

*业余拉郎,我流cp
*之前不知道cp名叫什么,经提醒,决定就叫冒盲啦
*游戏背景,私设有

“待会儿我去吸引监管者的注意力,你……呃,如果……”
“没关系,冒险家先生,我会去破译密码机的。”

在来到欧利蒂丝庄园之前,库特就已经做好了遇见不同的人的准备,但他还是没有料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像海伦娜这样的人。
不过也能理解,无论是否自愿或是被强迫,只要想到最后可能得到的巨大报酬,就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即便是那样有着先天缺陷看似若不经风的人。

库特自认为不是一个可以称得上善良的人,在无数次的冒险、邂逅与背叛之后,他早就学会了如何为了自己而活下去。特别是在这样危险的游戏中,多余的热心肠就代表了多余的威胁。
但好奇是所有冒...

【杰佣杰】Bored

*踏入新cp的尝试
*不能算段子的短篇
*游戏背景,但私设有
*杰佣杰都吃,但是不吃互攻
*如果不喜欢我打tag的方式请提出

从今天早上起,杰克就有点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像是呼吸进去的空气都成了班恩炉子上永远煮不干的粗茶,在气管里翻起泡沫,在肺泡里不断沸腾。而自己就像那只饱经风霜,布满坑坑洼洼岁月痕迹的炉子,从身体的每个角落里发出不堪重负的尖叫。

他没法控制这看似突如其来实则早有预谋的烦躁情绪。

反叛的因子似乎早就埋入了他的灵魂,不然为何原本出生优渥的绅士会成为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比起抚摸那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肉体,他更享受将她们切开的过程,享受她们在死亡的恐惧与痛苦之下的苦苦挣扎。

但他无法在这个游戏里面继续...

【白鹊】第五人格

又有了新的脑洞。

有玩《第五人格》的亲吗,亲觉得是杰克白x医生鹊带感,还是佣兵白x医生鹊带感一点

监管者和求生者的场合:
作为老练而残忍的监管者,杰克(白)向来都是这个所谓“游戏”的赢家,一旦熟悉了“规则”,那些只会耍小聪明的求生者们就已经失去了被他玩弄于鼓掌的资格。原本以为又只是一场无聊的躲猫猫,但那个在他眼皮底下救人的医生却重新勾起了他的兴趣。
出生优渥但体力不支的医生(鹊)被变态而优雅的开膛手杰克逼的无路可逃,匆忙逃窜之中却不慎挨了一下重击,勉强拖着受了伤的身体向前跑,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追上来。
杰克舔了舔左手刀刃上的血,熟悉的味道逐渐唤醒了他天性中嗜血的那一面。他并没有追上去,而是挂着异样温柔的...

【白鹊】深海坠落(四)

*大纲,是用来推翻的

*更新,是用来跳票的

*白鹊,是用来疼♂爱的


(一)(二)(三)


玖、

在门关上那一刻,所有密切注视那里的电子眼都移开了目光,只有数十个监控摄像头还在尽职尽业地保证入口的安全。

庄周坐在总控制台前,目光似乎集中在监控上,又似乎在四处游离。幽蓝色的光印在他的脸上,让原本平静温和的表情也变得阴沉沉起来。

“我实在想不明白,如果只是想找到在水中生活的方法,全面开发海洋资源,并不需要把他交出去。”长长的沉默过后,庄周开口,语气平静的不可思议。

一声轻笑从黑暗中传来,一个女人缓步走上前来。她看着年轻昳丽,身上却带着成熟女人才会有的风韵,性感而不轻浮,亲和却又...

【白鹊】日正

*夜尽天明系列

*凤白x鸩鹊

*夭寿了,公鸡孵小鸡了x

*非常中二

*以及莫名其妙觉醒了白吹之魂

暑气炎炎,烈日当空,日照在日晷上刻下一道深深的影子,若不细看,还当是一位玩世不羁的剑客,醉酒后留下的一道剑痕。

暖风习习,紫烟缭缭,窗外碧绿的梧桐夹杂着淡紫的藤萝,簌簌叶声拂过耳畔,正当是酒足饭饱,睡意朦胧的时候。

苍梧山的主人斜倚着窗边的软榻,剑眉轻蹙,星眸半敛,丹唇微撇,虽被发跣足却如孤松独立,虽生人不近却似碧水潋滟。

让这样的美人不耐该是件多天理不容的事,更枉还是一位统御百鸟,号令南方七宿的无冕之王。但显...

【酒鱼药】夜尽天明

阴阳师AU(有参考,但不是网易的阴阳师)

主要cp包括白鹊和庄扁,注意避雷

此篇作为基础背景介绍和文章索引

按照主要叙述事件的时间顺序进行排序

若有脑洞就会不断更新文章和背景


人物背景:

扁鹊:式神,传说中的鸩(Zhen 第四声)鸩是一种中国传说中的毒鸟。形象为黑身赤目,身披紫绿色羽毛,喜以蛇为食。它的羽毛有剧毒,放入酒中能置人于死地。 
因为某些原因成为了庄周的式神,但并不像一般的式神那样无条件服从命令。习惯独来独往,善于用毒,行于阴影,但意外地医术很好。 
 
李白:目前是有灵气的普通人,总是容易被一些不太干净的东西缠上,但有人暗中守护,所以至今...

【鱼药】惊蛰

*阴阳师系列
*鱼药初遇
*小鱼x大(?)鹊
*笑话,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捉虫x

蒙城,一个闭塞却平静的小山城。

这里沿袭着数百年前流传下来的习俗,包括每年惊蛰这天的山神祭。

蒙城外有山,或者确切的说,蒙城就处在群山包围的一个小山谷中。但是蒙城没有山神,或者确切的说,秦缓说没有。

鸩鸟毕竟也是仙鸟,秦缓毕竟也是百鸟园里出来的,来到这里十多年了,有没有山神心里没有点逼数吗。

但是愚昧的凡人是没有逼数的,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眼里的“山神显灵”只不过是秦缓的举手之劳。但秦缓虽不愿杀生,却也不敢自认什么好人,也从不愿自称上仙,所以蒙城自然就没有什么山神。

蒙城的日子平淡如水,虽然追求医道确实需要静心钻研,但这里又没有什么仙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