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徐公

【鱼药】此恨不关风与月

鱼药鱼无差,虽然我比较吃鱼药√
人物ooc,几乎全程都不太爽的ooc扁鹊,到结尾才出现就一句台词的ooc庄周,来打个酱油但是看起来超可爱的ooc白起。
最后设定贤者大大不在稷下,真要按原著来,从秦地到稷下,以鹊儿的腿速,黄花菜都要凉了x
然后写完才觉得跟一坨那什么一样……唉,这人啊就不能对自己过于自信:-(

扁鹊不喜欢雨天。

不仅是因为连绵的大雨会让一些不好的回忆占据他本来就装得满满的大脑,更因为下雨前闷热的天气,会加倍增加他的烦躁。

但他不是神,没法改变天气,唯一能做的就是逆来顺受,默默期待能早点结束这场折磨。

早死早超生,爱下下,不下滚。

然而从昨天晚上开始,那场雨就没有下来。

扁鹊是真的不喜欢下雨,当他睁...

【信邦】夜尽天明——迟暮

阴阳师设定,神兽信x除妖师邦
文和题目没有一毛钱关系,只是因为这个系列故事第一篇就叫这个而已……
洒满狗血的系列暂时包含信邦、白鹊,注意避雷
第一次写信邦,ooc是必定的,信邦信其实看不太出来,但是我站信邦√
最后文风是什么我不知道

韩信拎着一个装满了零食的塑料袋走在一个小胡同里,一张吸引了无数少女的目光的脸上满是阴沉的表情,就像现在的鬼天气。

虽然是夏天,但阳光被一层不厚不薄的云层挡住,风开始在城市间游走,偶尔穿过未关紧的窗户缝隙,便会发出宛如呜咽的声音。

不知道会不会下雨,韩信抬头看了看天,思考着为了抄近道,而走这条几乎没有多少遮蔽物的小道的正确性。

然后在心里把那个指使起自己毫不手软的室友刘邦摁在地上,...

【白鹊】夜尽天明——破晓

之前发过一次了,但是经过某位太太的指点所以改了一下,让太白变得不那么受了一点……
阴阳师设定,应该是个充满了狗血的故事但是为了不让好故事败在我手里所以应该会变成几个cp不同的小短篇,暂定白鹊和信邦
式神鹊x吸灵体质的凡人白,两个人在逃亡的路上发生的片段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翻吧

李白跪坐在樱花木拼成的木质地板上,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那些如影随形的阴影,那些非人的哀嚎,那些在鼻端挥之不去的腥臭,就好像只是一场噩梦。神社薄薄的大门,就把这场噩梦关在了门外。 神社很安静,但又不那么安静。有一种很细小的声音,盖过了他心底不曾停止的呼唤,盖过了耳旁仿佛还萦绕着的惨叫,像是微风拂过屋檐,又像是一片花瓣落入池水的...

开车了开车了,三轮小破车注意啦
感觉每次开车都是在共享我的表情包,emmmmm
话说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其实车的最上边有一段预警的……可以避免踩雷……
当然也可能都是废话x
最后,他们那么好「哇地就哭了」,我却写不出他们的白万分之一

想搞点事情
正好两对红蓝,难道不是很萌吗
然而其实都是我自己的小号,心很累……
真的很累……

【白鹊】记一次剑仙和神医的夜谈

除了段子就想开车,我的人生难道就只剩下段子和车了吗。不,我要憋住,不能经常开车营养要跟不上
刚撸了把刀子,赶紧整点毫无营养的小段子转移注意

今天剑仙又浪到了人堆,虽然赢了匹配,还是带着一身伤被神医拎回了医馆。

“神医的医术果真叫李某佩服,区区几种常见的草药就能做成如此神奇的药物,让李某感觉神清气爽。但是这么奇妙的配方倒是让李某不舍下口……”

“说人话。”

“药太难喝了求不喝。”

“良药苦口。不如你酒也别喝。”

“别吧,这可是要了李某的命啊。”

“你不是不要命吗,残血冲人堆?你倒是厉害,坦克的心纸糊的命。”

“……神医真是伶牙俐齿。”

“呵。”

见人一脸不虞,剑仙也不好再撩正在气头上的神医,左右张望了一阵,目光停在东...

【鱼药】人生七苦

佛曰人世七苦,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

生苦:
人人都是行尸走肉。
我们活在这世上,遭受这世界强加于我们身上的灾厄,本身就是一种痛苦。
扁鹊轻抚着遮挡了累累伤疤的绷带,眼眸中闪烁着仇恨,还有更深的疲惫。

老苦:
青春易逝,少年不在。
扁鹊的少年已经埋葬在咸阳城墙外无人问津的小土丘。

病苦:
医者难自医,冷漠的面具掩饰的不只是内心的空虚,更是为了不让人看见被病痛折磨的脆弱。

死苦:
死亡是第二次生命。
但是比死亡更痛苦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秦缓睁大眼睛,看着自己一点点被泛着血腥的黄土吞噬。

怨憎会:
总有一天,我与徐福会有一个了结,而在这之前,这份仇恨会把我们紧紧纠缠在一起。

爱别离:
我与你,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

【白鹊】世界上真的有龙存在吗(五)

冒险家范白x幼龙红莲
对不起,我已经不敢说这是养成的故事了,因为剧情已经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拉不回来了,反正最后的boss你们肯定闭着眼都能猜的出来,所以不要吐槽了……
修仙码字,懒得捉虫,别问我为什么那么熟练,都是因为爱情

红莲的生活很规律,按时起床,按时睡觉,相比起来,范海辛的生活就糜烂多了。不过也不能怪他,毕竟古堡虽大,也会有逛完的一天。

所以无所事事的范海辛就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如何拐骗红莲化出原型上。只可惜红莲警惕地很,虽然不知道范海辛想干什么,也从没上当过。

“红莲,红莲。”范海辛凑到安稳坐在安乐椅上的红莲身边,“你就让我看看你的原型嘛,又不会少块肉。”

“我明明都给你看过画像了。”红莲万全不为所动...

【白鹊】谈天论地,不涉爱

李白视角,大概是刀。
第一次用这种画风写,会不会有点怪。

青丘发生的事让李白丢了阵脚,就算知道天庭看不惯青丘的繁荣,也没想到他们真会下手。

以至于他还没来得及和扁鹊告别。

这样也好,这趟浑水不需要他来躺。

李白是知道扁鹊偶尔会去长安的,虽然神农谷和长安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眨眼的事。

所以他借着养伤的机会,在长安大街上偶遇了已经百年没见的人。

他一点都没有变。

这一百年来,李白过得一点都不好。青丘一直是他心头的一个阴影,而那时的不辞而别也让他觉得不安。

他们本应无话不谈。

而令李白意外的是,对方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还很自然地邀请他留下养伤。

青丘的事已经告一段落了,也急不得,白龙已经归位,天庭也不敢...

【白鹊】谈天论地,不涉爱

安利一首歌,《薄暮》,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感觉被我写糟了……

晚点可能有个李白视角……可能是刀?

李白是青丘修炼千年的白狐,行事肆意妄为,却又因为那张种族加成的脸而引得无数少男少女念念不忘。

自诩君子,游戏花丛,却无人让他驻足过。

扁鹊原本是受神农点化的灵雀,在神农死后师从徐福。后来徐福吞并神农谷的阴谋破灭了,就变成了现在冷淡的性子。

虽有卓越的医术,却救不回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本因毫不相干的人是怎么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

他们谈话从来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若是不想说就沉默不语,不认同就端起茶杯抿上一口,话说完了就忘掉,也不怕对方说出去。

只有一点,那就是两个人都或有或无地避开了关...

农药全职龙族凹凸,酒鱼药信邦叶邱楚路不逆,超好养活,给画头像的太太打call

© 城北徐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