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徐公

被强行吊销驾照_(:з」∠)_
再强行开下去怕是彻底拉闸
不能飙车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太打击积极性了
拿张图表达心情

【白鹊】深海坠落(一)

上将白x人鱼鹊
没什么科学性的科幻风

后文遥遥无期
因为觉得占tag不太好
为了问问新的开车方式
所以随便放了个片段过来
昨晚上的万圣节彩车翻车了
图片存在违规
而且唯一手机号绑定的微博号充公了
所以是没法放微博的
所以大佬们开车一般怎么开啊

壹、
军靴的后跟敲在地板上,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头顶的灯光将四周的金属映照得更加惨白,狭长的走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只泛着红光的电子眼,每当东西经过就犀利地扫过去,在确定了来者的身份后又毫无兴趣地移开目光。

在走廊尽头只有一个房间。整个房间由一整块黛蓝石雕琢而成,虽然硬度只能算中上等,但信号隔绝性最好。

而这些防护措施只为了锁住这个研究所里最危险也是最珍贵的“东西”。

一条还活着的...

【白鹊】万圣岛


为万圣节预热一发
感觉好冷的范瞳
不知道最后有没有解释清
如果我说这是糖你信吗
番外就开车吧

碧蓝色的海面被船劈开一道白浪,被惊起的鱼群在夕照下闪着粼光,引来一群群贪食的渔鸥。

这是一艘不大的船,勉勉强强够上出海的条件。整个船体被随意漆成米白色,船头还挂着一个恶趣味的鬼脸南瓜。

不过船上唯二的乘客似乎并不介意这些可笑的装饰。

“没想到你居然会信这种传说啊。”掌舵的是一位自称海德的少年,他在海风中转过头,被吹乱的金色碎发下是一双像紫水晶一般的眼睛,“你也有什么很想见的人吗。”

“唔……算是吧。”船上的另一位乘客是个青年,穿着藏青色的风衣,同色的帽子遮住了大部分脸,也挡住了少年探究的目光。

见没法套出更多的话来,海德...

一个白鹊or庄鹊的小脑洞(二)

虽然受众较小且耻度爆表,还是希望太太们看我一眼QAQ想被翻牌想被投喂QAQ

预警:
设定来源克苏鲁风格游戏《血源诅咒》,然而本人视频通关,对于该设定的了解来源于各个视频,各大论坛以及百度百科,并且为了剧情和演出需要对设定进行了简化和魔改,所以极有可能出现于原著矛盾,表述不清甚至自相矛盾的地方。

基础背景:
(只是脑洞的基础世界观,和前情提要,并不是脑洞本体内容,因为这个游戏的背景太过宏大,所以这部分内容很多,甚至这都已经是本人的魔改简化版本了)

古神:地球本土的统治者(神明),他们通常居住在梦境中
外神:来自宇宙深处的神明,降临于此,与古神争夺统治权

古神和外神都是人类无法想象的存在,几乎是见过他们实体的人...

【94/100】【文】夜雨【刀慎】

阴阳师庄x式神鹊

虽然鱼药,但其实cp并不明显

秦缓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夜幕刚刚笼罩这个城镇,市坊的灯火已经迫不及待地透过雨雾映了过来。人们才不会发现这繁华遮掩下的暗流,他们只会肆意享受每一个和平的白天和夜晚,就连下雨也不例外。

不过庄周不是爱热闹的人,所以他的庭院也和他的人一样安静。

秦缓穿过没有点灯的庭院,阴雨天的夜晚比平时更暗,但黑暗于他如无物。鸩鸟的羽翼乌黑,只有羽尖的毒素闪着幽绿或幽紫的暗芒,夜色更能让他们掩盖踪迹。

但正因为羽毛带着剧毒,式神的身份让他没法随意在雨天幻化出羽衣来挡雨。雨水顺着发梢滴落苍白的两颊,被雨水浸透的衣料黏在身上,就算他不是很在意外物的享受,也无端感到气闷起来。...

【白鹊】猎手与猎物

突然除草
写一只李黑
以及,没法好好谈恋爱系列

我想杀了他。

杀了那个一次又一次撩拨我,干扰我,挑战我底线的家伙。

用毒药折磨到他生不如死,再咬断他的喉咙,撕裂他的心脏,把他烧成灰,在一把丢进大海。

让他再也没法打扰我的实验,阻止我的复仇;再也没法进入我的思想,左右我的行动……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这样的想法让扁鹊不自觉靠近倒在血泊里的人。

他伸手拂过那张朝思暮想又憎恶无比的脸,顺着血线缓缓向下。

指腹下的皮肤因为失血而失去了平时灼人的热度,但底下跳动的脉搏,胸口微弱的起伏,和鼻翼间似断非断的呼吸也昭示着这人顽强的生命力。

但是扁鹊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慢慢收紧手指,感受着指下这副身体不自觉的抗议。他看着他颈侧逐...

【鱼药】此恨不关风与月

鱼药鱼无差,虽然我比较吃鱼药√
人物ooc,几乎全程都不太爽的ooc扁鹊,到结尾才出现就一句台词的ooc庄周,来打个酱油但是看起来超可爱的ooc白起。
最后设定贤者大大不在稷下,真要按原著来,从秦地到稷下,以鹊儿的腿速,黄花菜都要凉了x
然后写完才觉得跟一坨那什么一样……唉,这人啊就不能对自己过于自信:-(

扁鹊不喜欢雨天。

不仅是因为连绵的大雨会让一些不好的回忆占据他本来就装得满满的大脑,更因为下雨前闷热的天气,会加倍增加他的烦躁。

但他不是神,没法改变天气,唯一能做的就是逆来顺受,默默期待能早点结束这场折磨。

早死早超生,爱下下,不下滚。

然而从昨天晚上开始,那场雨就没有下来。

扁鹊是真的不喜欢下雨,当他睁...

【白鹊】夜尽天明——破晓

之前发过一次了,但是经过某位太太的指点所以改了一下,让太白变得不那么受了一点……
阴阳师设定,应该是个充满了狗血的故事但是为了不让好故事败在我手里所以应该会变成几个cp不同的小短篇,暂定白鹊和信邦
式神鹊x吸灵体质的凡人白,两个人在逃亡的路上发生的片段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翻吧

李白跪坐在樱花木拼成的木质地板上,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那些如影随形的阴影,那些非人的哀嚎,那些在鼻端挥之不去的腥臭,就好像只是一场噩梦。神社薄薄的大门,就把这场噩梦关在了门外。 神社很安静,但又不那么安静。有一种很细小的声音,盖过了他心底不曾停止的呼唤,盖过了耳旁仿佛还萦绕着的惨叫,像是微风拂过屋檐,又像是一片花瓣落入池水的...

开车了开车了,三轮小破车注意啦
感觉每次开车都是在共享我的表情包,emmmmm
话说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其实车的最上边有一段预警的……可以避免踩雷……
当然也可能都是废话x
最后,他们那么好「哇地就哭了」,我却写不出他们的白万分之一

农药全职龙族凹凸,酒鱼药信邦叶邱楚路不逆,超好养活,给画头像的太太打call

© 城北徐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