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鹊】世界上真的有龙存在吗(四)

冒险家范白x幼龙红莲
我算是发现了,原来大家都是肉食动物,喜欢开车(`_´)营养不会跟不上吗「不会」
下面就是没啥营养的过渡了,反正剧情都已经拉不回来了,赶紧渡完我好安排跌宕和起伏了唉……









作为一只未成年的龙类,红莲有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梦中度过的,所以范海辛有相当长的自由时间。只要不离开森林,除了红莲的卧室和他自己的书房,其他地方他都能随意出入。

第一次听见这个特权的时候,范海辛甚至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就对我这么放心?”

“我如果猜忌你,就不会把你留下来了。”红莲歪着头,一副似乎很意外他反应的样子,“你难道想被我关起来吗?”

“……不,只是我觉得你应该对陌生人抱有一定的戒心。”

“我们不是交换过名字了吗。”

“……啊?”

“那就不算陌生人了呀。”

那次谈话的结果是冒险家被耿直的幼龙撩地老脸一红,目送幼龙离开后捂着脸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来回滚了半个下午。




在古堡的日子算是范海辛冒险生涯中难得安分的时间,而他也并不讨厌,甚至乐忠于在城堡里进行另一种意义上的探险,试图从每一个细节去了解这位,世间唯一的龙。

红莲倒是很难理解他这种热情,不过既然人家都没嫌,他也懒得去管,偶尔兴致来了,还会为他讲解一番。

虽然红莲看起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却着实知道很多,虽然大多是理论性的东西,但当范海辛讲起他冒险的见闻时,不需要像给那些好奇的闲人讲述那样,解释很多名词。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范海辛挺有讲故事的天赋,当他第一次在饭后的闲聊时间,讲起与极北之地那位名叫昭君的少女的故事后,红莲就这样要求道。

“你每天给我讲个故事吧,讲完了就可以走了。”

“喂喂,这可不是什么故事啊。”范海辛哭笑不得,“这是我的真实经历好吗。”

“有什么不同吗,反正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红莲不以为然。

“……你这么说我简直没法反驳。”范海辛说着感叹了一句,“果然小孩子都喜欢听故事啊。”

“那也是比你大了几百岁的小孩子。”红莲反呛一句。

“……”

“说起来,你真的不是狼人吗?”红莲上下打量了范海辛一眼,“看起来是人类没错,但是你身上却有狼人的味道,好奇怪。”

“额,那个……”

“而且你昨天晚上的反应也很奇怪,一般的狼人可不敢对我下口,你看上去倒是像没有自我意识的样子。”

“那个,其实……”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身上的炼金阵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吧,但是没想到在进入城堡的时候,与这里的结界相互影响,导致原本应该成为能量来源的月光,反而变成引发你失控的源头。”

“……”

“而让两个炼金阵可以共振却不会相互破坏,那么这两个阵法应该出自同一人之手。”红莲抬起头,猩红色的眸子紧紧盯着沉默不语的范海辛,“我倒是不知道你会认识炼金王。”

果然不能小看了这位龙族,范海辛在心里叹了口气。还以为能蒙混过关呢,直觉这么敏锐,怪不得敢把陌生人留在身边……算了,反正早晚也是会被发现的。

“你说的很对,不过我确实不是狼人,你能察觉出那部分,是因为我曾经被它们咬过。”

“那时候我还小,伤的又重,,就算当前求了炼金王,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抑制狼毒的侵蚀。”范海辛自嘲地笑了笑,“已经很多年没有像这么失控了,我都快忘了自己原来是个怪物。”

“抱歉,让你想起伤心事了。”红莲想了想,走过去抱住失落的冒险家,“你才不是怪物,你可是很厉害的冒险家啊。”

男孩柔软的双手和身上若隐若现的奶香让范海辛一瞬间浑身僵硬,他倒并不会因为这种事就陷入自我厌恶,这么多年不都过来了吗。不过……偶尔成为被安慰的人倒也是不错的体验呢,他勾起嘴角,伸手反抱起了投怀送抱的幼龙。

特别是这样一个难得珍贵的安慰。

……

当然如果能卖可怜哄红莲变成原型给我看一次就好了。

虽然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作死的想法。




月亮渐渐爬上了城堡的屋顶,微风轻抚过围墙上的爬山虎,带起的声音却只能显得这个黑夜更加寂静。

红莲睁开不带一丝睡意和迷蒙的眼睛,起身爬下了床。

在卧室和书房的中间,有一个秘密的隔间,他从里面翻出一张有些泛黄的信纸,借着月光就看了起来。

半晌,他面色冰冷地放下信纸,往范海辛房间的方向看了眼,眼底是化不去的复杂和纠结。

而梦中的范海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紧紧皱起眉。

评论 ( 8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