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鹊】世界上真的有龙存在吗(五)

冒险家范白x幼龙红莲
对不起,我已经不敢说这是养成的故事了,因为剧情已经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拉不回来了,反正最后的boss你们肯定闭着眼都能猜的出来,所以不要吐槽了……
修仙码字,懒得捉虫,别问我为什么那么熟练,都是因为爱情











红莲的生活很规律,按时起床,按时睡觉,相比起来,范海辛的生活就糜烂多了。不过也不能怪他,毕竟古堡虽大,也会有逛完的一天。

所以无所事事的范海辛就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如何拐骗红莲化出原型上。只可惜红莲警惕地很,虽然不知道范海辛想干什么,也从没上当过。





“红莲,红莲。”范海辛凑到安稳坐在安乐椅上的红莲身边,“你就让我看看你的原型嘛,又不会少块肉。”

“我明明都给你看过画像了。”红莲万全不为所动,连头都没抬。

“画像怎么能和真龙比,那画像肯定画不出你威严的万分之一。”

还威严,还万分之一,红莲听着就觉得不好意思。一只还没成年的幼龙,哪来的威严。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任范海辛软磨硬泡,红莲都没有让他得逞,气得范海辛当天就没给讲故事,啊不对,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




其实范海辛倒不是真的一定要看到——虽然他确实很想——他只是想知道红莲隐瞒了他什么。

虽然那确实是一条有着很多秘密的龙族,但以范海辛曾经拯救过他无数次的直觉来看,有什么,是与他有关,然而红莲特意想瞒着他的。

直觉告诉他,那可能会影响他的一生。

而红莲打死不想让他看见的原型,似乎就是一个突破口。




今天晚些时候,范海辛正好碰见红莲从外面回来。

“红莲,你不是在书房看书吗。”范海辛发誓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甚至没想要一个答案。

但是红莲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僵硬了一下,他躲闪地移开视线。

“就去镇上看了看,好像出了点事。”

范海辛刚来那几天就知道了红莲其实是这块领地的主人,小镇进贡不多的补给来换取一条龙的庇护,倒是稳赚不陪的买卖。

回答是挑不出错,不过他可真不会说谎,范海辛腹诽,不过这时候指出来会打草惊蛇吧。

“哦。”他拖长了声调,“没什么大问题吧。”

“没有,我回书房了,晚饭你自己吃吧。”红莲松了口气,就像害怕家长的小孩子一样跑上了楼。

范海辛好笑地看着人的背影,拿起腰间的酒壶灌了一口,纯正甘美的葡萄酒划入喉中,没有白酒的辛辣,却更让人回味。

他借着酒劲眯起了眼,掩盖住紫水晶一样的眸子里的深思。




红莲确实没有下楼吃完饭,事实上他也不需要像人一样每天进食。

但他今天表现得太奇怪了,就像是全身心畏惧着什么,连遮掩都显得那么不走心。

这几乎是难以想象的,有什么能令一条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龙感到威胁,那又该是怎么邪恶又可怕的东西。

范海辛不觉开始不安,到目前为止他都太过被动了一点,但红莲就是不肯松口,他也没那个武力值去强迫他开口。

更何况他现在连人都见不到。




今天的梦境有些奇怪,范海辛觉得自己是清醒的,但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梦里没有被袭击的小镇,没有沉默掠过天际的墨色巨龙,只有一望无际的沙海和如海中孤岛般的绿洲。

蜃楼王。

范海辛下意识回过头,果然看到那个骑着大鱼的奇怪男人。

“你找我什么事?”范海辛决定先发制人,红莲的存在就是这个男人告诉自己的,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不是我找你有什么事。”蜃楼王毫不在意他语气中的戒备和不满,“恐怕是你想问些什么。”

“……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

“你问他不就知道了。”蜃楼王抛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然后挥了挥手。

“什么?等……”金色的蝴蝶围拢过来,范海辛感觉到一股拉力把自己拉出这个梦境,他往前伸出手想抓住点什么,却只能看见蜃楼王嘴角的一抹苦涩。

然后他在现实睁开了双眼。




范海辛看着天花板上古朴的纹路发起了呆,但仅仅两三秒后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有血腥味。

他几乎是从床上跳了起来,匆匆套上衣服就冲了出去。

空荡的大厅和他刚来的那天没多大区别,纯净洁白的月光依旧把琉璃窗上的巨龙描绘在大理石地砖上。

红莲赤脚站在冰冷的地板上,伸手挥散了一身浓重的血腥味。

听见了背后的脚步,他回过头,脸上满是失魂落魄的表情。

“红莲……”范海辛下意识止住了脚步,却又被突然扑过来的红莲撞地差点没站稳。

“红莲?怎么了?”范海辛把怀里微微发着抖的男孩抱了起来,安抚地拍着人的后背。

“……他回来了。”红莲紧紧抓住范海辛的衣角,把脸埋在对方的颈窝,轻声说道。

“他?是谁?”

“都是他,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红莲抬起头,伸手捧住范海辛的脸,两人额头相碰,互相看进对方的双眼,“你知道吗,他叫徐福。”

评论 ( 4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