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秦的刁民!父皇我想干政!!!

【白鹊】猎手与猎物

突然除草
写一只李黑
以及,没法好好谈恋爱系列







我想杀了他。

杀了那个一次又一次撩拨我,干扰我,挑战我底线的家伙。

用毒药折磨到他生不如死,再咬断他的喉咙,撕裂他的心脏,把他烧成灰,在一把丢进大海。

让他再也没法打扰我的实验,阻止我的复仇;再也没法进入我的思想,左右我的行动……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这样的想法让扁鹊不自觉靠近倒在血泊里的人。

他伸手拂过那张朝思暮想又憎恶无比的脸,顺着血线缓缓向下。

指腹下的皮肤因为失血而失去了平时灼人的热度,但底下跳动的脉搏,胸口微弱的起伏,和鼻翼间似断非断的呼吸也昭示着这人顽强的生命力。

但是扁鹊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慢慢收紧手指,感受着指下这副身体不自觉的抗议。他看着他颈侧逐渐加深的指印,那张脸显现出来的青紫,胸口越发微不可见的起伏,眼神更加冰冷。

不想被驯服,那就将猎手杀死吧。






有那么一个瞬间,李白觉得对方真的想杀了自己。

他感受着那冰凉的指尖缓缓划过脸颊,顺着下巴的弧度流连在喉结凸起的地方。有些尖利的指甲轻柔地压在颈侧,慢慢加重力道,在光洁的皮肤上留下一串半月形的印子。然而比起收紧四指带来窒息般的压迫感,那无法忽视的杀意更像舌尖舔舐着刀刃,让他兴奋到几乎要颤栗起来。

他能感受到他的强烈的情感波动,不是来自于那个早就该下地狱的混蛋,而是来自于自己。他的憎恨,他的挣扎,他的绝望,他所有的情感,完完全全,都是由自己赋予。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身体忍不住发出警告,太阳穴突突作响,但是李白却依然没有动作。他温驯地合眼躺在地上,好像真的昏倒了。

突然之间,颈侧的力道戛然而止,连浓烈的杀意也突然烟消云散,那只手像是被烫到一般缩了回去,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就只有来者大到连风声都无法盖住的喘息声。

一阵沉默之后,那双手再一次触碰到他的身体,不过不再是想把他杀死,而是将他紧紧禁锢在一个冰凉的怀抱。

猎手终于将自己的猎物驯服。

是我赢了。

在对方看不到的角落,李白轻轻勾起一个微笑。


————————

这就是一个李白白看中了扁鹊儿,觉得可爱想日,然后就天天在人面前晃去撩人家,最后让人根本不舍的杀他,根本离不开他的故事。

这就是一个狡猾的猎手把一个一步步妥协的猎物最终驯服的故事。

评论 ( 6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