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秦的刁民!父皇我想干政!!!

【白鹊】第五人格

又有了新的脑洞。

有玩《第五人格》的亲吗,亲觉得是杰克白x医生鹊带感,还是佣兵白x医生鹊带感一点

监管者和求生者的场合:
作为老练而残忍的监管者,杰克(白)向来都是这个所谓“游戏”的赢家,一旦熟悉了“规则”,那些只会耍小聪明的求生者们就已经失去了被他玩弄于鼓掌的资格。原本以为又只是一场无聊的躲猫猫,但那个在他眼皮底下救人的医生却重新勾起了他的兴趣。
出生优渥但体力不支的医生(鹊)被变态而优雅的开膛手杰克逼的无路可逃,匆忙逃窜之中却不慎挨了一下重击,勉强拖着受了伤的身体向前跑,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追上来。
杰克舔了舔左手刀刃上的血,熟悉的味道逐渐唤醒了他天性中嗜血的那一面。他并没有追上去,而是挂着异样温柔的微笑看着负伤的医生远去。杰克回味着医生被击中之后极力掩盖的闷哼和呻吟,在雾中渐渐隐去了身形。
慌不择路的医生一头扎进了残破的教堂,念着四下无人,他躲进角落准备给自己包扎一下,但他刚抽出一条绷带,就惊恐地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漆黑而高大的身影之下。
杰克夺过绷带绑住了医生的双手,在他的不断挣扎中却只给了医生一个耳边的亲吻。他把愣住的医生横抱了起来,走到教堂中央,低沉缱绻的声音仿佛是对情人的低语:
“小医生,跑到我的教堂是想做我的新娘吗?”

求生者x求生者的场合:
医生(鹊)心不在焉地破译着密码机,这次的队友明显还没有熟悉这个“游戏”,才开场没多久就淘汰了两个,这下就算自己和另一个队友佣兵(白)逃脱了,也只能算平局而已。但开场那么久,连一个队友都没有碰到,也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怎样。
他一边忙着手上的工作,一边胡思乱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疯狂跳动的心跳才提醒了他,监管者几乎都要碰到他了。慌忙之中,一个身影推开了他,代替他挨了一棍。
医生来不及管这位舍己为人的队友,原本他就是跑的比较慢的求生者之一,关键时刻还是先摆脱监管者才算对得起队友的救命之恩。
又是一阵兜兜转转,医生在躲躲藏藏之间也已经破译了四个密码机,只差最后一个就能给安全门通电,逃出这个鬼地方。而迟迟没有得到另一个队友出局的消息,也让医生稍稍安了点心,但担忧之余,愧疚感倒是更加强烈了。
又一次蹲在草丛里躲开了监管者的搜查,医生刚准备站起来继续破译还差一半的密码机,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还没等他挣扎,就听见身后人的笑声。
“嘘,小医生。你老是这么没危机感,没有我该怎么办?”佣兵嘴边的热气不住往他耳朵上扑,但故作潇洒的字句间夹杂着难掩疼痛的喘息,“等下出去了之后,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杰医和庸医都了解一下啊!


评论 ( 14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