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家x盲女】Story

*业余拉郎,我流cp
*之前不知道cp名叫什么,经提醒,决定就叫冒盲啦
*游戏背景,私设有



“待会儿我去吸引监管者的注意力,你……呃,如果……”
“没关系,冒险家先生,我会去破译密码机的。”

在来到欧利蒂丝庄园之前,库特就已经做好了遇见不同的人的准备,但他还是没有料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像海伦娜这样的人。
不过也能理解,无论是否自愿或是被强迫,只要想到最后可能得到的巨大报酬,就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即便是那样有着先天缺陷看似若不经风的人。

库特自认为不是一个可以称得上善良的人,在无数次的冒险、邂逅与背叛之后,他早就学会了如何为了自己而活下去。特别是在这样危险的游戏中,多余的热心肠就代表了多余的威胁。
但好奇是所有冒险家的通病,在一般人看来。当然啦,旁人很难理解,到底是什么坚持着他们一次次走向绝境,又一次次脱身,一次次期待着下一次下一次再下一次的冒险。
所以库特没办法阻止不断想去探究海伦娜的目光。但即便是一直有着坚定目标的他,也没法说清楚,自己到底想从那副冷静过分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来。

与海伦娜的相识,在后来的库特看来,也不算意外。
那时他才从一场游戏中逃生,其过程惊险刺激得,即便在回到庄园之后,还是让他忍不住四肢发抖。他甚至开始怀疑,他为了又一次的冒险而选择来到这个庄园,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开始害怕了。
而海伦娜就是那时候,第一次和他搭话了。

其实也不算搭话,毕竟她只是将库特掉落的书本还给他而已。在慌张的库特接过书本的时候,她轻轻问了一句。
“冒险家先生喜欢看书吗?”

库特不喜欢看大部分的书,冗长枯燥的论文,老套无聊的小说,能吸引他的只有各种各样的游记,带着无限勇敢浪漫的冒险故事。
但库特不想就这么结束这场对话,无论是为了转移注意还是满足自己该死的好奇心,他一时脑热的说出了从不会说出,但也没有多少后悔的话。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这里面的故事念给你听。”
海伦娜露出了第一次笑容,难得的阳光落到她的脸上,柔软的像刚刚盛开的蔷薇。

在那之后,库特会在每次逃生回到庄园之后,赴一场不知何时就会结束的约会。他有时候会想,这简直就是在和对方约定,一定要活下来。
这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又多了一个赢得这场游戏的理由。

他在奔跑。
耳边的风混着凌乱的碎发呼呼作响,地面氤氲不去的雾气被他走过的痕迹打碎,心跳的速度快的像是要从胸口跳出来,身后穷追不舍的脚步昭示着厄运的将临。
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破壁隐约间,一个安静的身影,明明衣角都被灰尘和泥土染黑了,但破译密码机的动作还是那样不疾不徐,就好像她真的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看透了他未曾看透的一切。
库特勾起笑容,回头冲拿着电锯的监管者挑衅地吹吹口哨,引他往雾气的更深处跑去。
就像海伦娜相信他能够引走监管者并摆脱追捕,他也相信海伦娜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候为他打开生路。

因为他们还有一场未赴的约会。

“库特先生,最后的故事,等我们出去之后再告诉我吧。”
“……好啊。”

那最后的故事,一定是他们最终走出了囚笼,携手向真正的世界走去。

评论 ( 12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