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秦的刁民!父皇我想干政!!!

【白鹊】Trick or treat?

 *万圣节的点文,但是和题目关系不大(?)

@青莲之剑红莲之瞳,迟到了好久果咩 

*白鹊学院AU,单身狗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浪漫的感觉呢_(:з」∠)_

*内有雷人要素,狗血剧情,小学作文,如食用后有不良反应,请自行就医

*推荐BGM(之一):《Bang Bang - Album Version (Explicit)》






-壹-

大唐的深秋,从不萧瑟,却也不会温暖。少女们在夏日阳光下白得发亮的肌肤,也不敌秋日的寒气,在荣大少年们的唉声叹气中,娇羞地躲到厚厚的衣物之下。

但李白从来自诩与那群肤浅的“臭男人”不同,无论是夏日的清凉,还是秋季的端庄,女孩子们的美,怎么能只用脸蛋的美丑和身材的好坏来衡量呢。

眼前的少女规规矩矩地穿着荣大广受好评的英伦风校服,一条宽大的围巾遮住了小半张透着羞涩的脸,但从围巾上方露出来的眼睛里流露的感情,却又那样明媚而烂漫。


“李白学长,请问可以把你第二粒纽扣给我吗?”


谁都知道,荣耀大学有一块全国有名的告白圣地。根据荣大那本与这所大唐最高学府极不相称的校史的记载,这里原本是第一任校长与其爱人定情的地方。具体过程狗血淋漓,让当事人不惜大量笔墨、在本该是官方出版物的校史里面洋洋洒洒追述了几万字,极尽华丽的辞藻。如果不是后来的各任校长要脸,没能拿出去出版,不然早就能成为狗血言情界的镇界之宝了吧。

总之,虽然官方从不肯把这件事摆上台面,这里被默认为告白圣地,并被痴男信女们笃定会受到祝福,也是荣大乃至整个大唐都心照不宣的事。

所以在李白在下课后被学妹叫到这里来,也就一点也不意外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状况。


秋日午后的阳光明媚却不灼人,少女身后通红的枫叶在秋风中飒飒作响,盖过了李白踩过满地落叶的声响,盖过了少女加快的心跳,却盖不过从他口中吐出的话语。


“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的眼睛。”


他已经走地很近了,近到少女能数清他的每一根睫毛。他抬手替她拉了拉围巾,只露出那双盛满他倒影的眼睛,像两颗通透的紫水晶。

少女觉得自己呼吸要停止了。



-贰-

荣大学生会最近又多了一个大新闻。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能进荣大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个比一个能搞事,更别说精英中的精英——那群天天作死却怎么都不会死的学生会的部员们。

但这次的事件仍然在荣大原本就不平静的校园生活里激起了千层浪,其热度仅次于前阵子学生会体育部部长携全校有名的不良少年双双出柜。至少是,本次教导主任表示接受良好,并没有叫救护车的需要。甚至,这群热衷于搞事的小孩难得的震惊,反倒让他觉得大惊小怪起来。

不就是你们校草的第二粒纽扣没了吗。

不就是!校草!第二粒纽扣!没了!

某曹姓教导主任的宝贝小侄女捏着主任的耳朵咬牙切齿地重复了一遍,到底是哪个小妖精对这种公共资源下黑手了!

而且,居然还成!功!了!

事情难道还不够严重吗!

曹主任哭唧唧,然并卵,家里侄女第一学长第二男神第三,就连家里看门的旺财的地位都比自己高,这日子没法过了。


曹主任遭到暴力镇压的事情压下暂表不提,现在的重点应该是找到那个拿走了校草第二粒纽扣的小妖精。虽然现在还没到毕业,但大家都不会在乎不是吗,和校草表白的妹子那么多,要初吻甚至初 夜的都大有人在,比起来要纽扣还真是小清新中的小清新。然而重点就是以前的校草大人意志坚定,礼数周全但就是从没有松过口,大家都默认这是公共资源不能随意出手了。现在你突然告诉他们男神名草有主,谁都不会甘心的好吗!

可是那天怕不是预谋已久,或是此人权势滔天,谁能想到从不缺人气的情人林那段时间正好没有人在!虽然平时大家都默认告白才能去,没事情的时候就别去当电灯泡或是秀恩爱,但不代表真空期真的存在啊混蛋!

也不是没有人撞着胆子去问,特别是校草大人的死党损友们,但无论谁去打探,都只能得到一句不轻不重的“喜欢的人”。

废话,如果不是你喜欢的人,以你的性格会答应吗!都坚持了这么久了没道理现在放弃啊!

难得在死党面前碰了一鼻子灰的体育部部长还是意难平,回头在自家黏糊糊的恋人前面抱怨的时候,被恋人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


“我记得李白还有个发小?”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体育部长仔细思索了一下,随即又皱起眉,“但是他们看起来也没很亲密啊,一个平时都跟我们玩,一个又是出了名的高岭之花。”

“还是你们的会长。”前不良补充了一句,摆出高深莫测的样子,“万一是爱在心口难开呢?”

“我警告你别又想着搞事啊?”体育部长如临大敌,一副被坑怕了的表情,“怎么说一个是我同事一个是我们上级,而且万圣节要到了,你知道那群mu……咳,很在乎这次企划的。”

“知道了知道了。”前不良毫不在意地挥挥手,至于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那就不得而知了。



-叁-

校草确实有个发小,从小学起就在一个学校的那种,不过意外的是,两人的关系却没有通常意义上发小们的那么好。所以,除了和两人都比较熟的,也没多少人知道。

发小叫秦缓,是荣大冷面无私的学生会会长,是生物医药系的高岭之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是以明明牢牢占据着系草之位,却少有人对他动心思。或许有人动过心思,不过在于那双淡漠的眸子对视之后,就会自动放弃了。

用法学系那位毒蛇的大佬的话来说,这是学霸的蔑视,这是大佬的气场,虽然专精不同,但是果然聪明的人注定孤独,高处不胜寒。

后来他的话就被大众否认了,因为这个妖孽,也被人收走了。


不过大佬的话也有可取之处,秦缓确实有那种气场,就算从他口中听到什么关心照顾的话,也会把它当成领导的例行思想教育。

李白对此深有体会。

比起他自己点满的撩人技能,这个发小看起来就是那种油盐不进的人,不过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至少挡掉了相当一部分的狂蜂浪蝶。

漫不经心地戳着饭盒里的便当,李白打了个呵欠,扫了眼认真而快速解决午餐的秦缓。厚厚的万圣节企划就摆在桌沿,A4纸的边线紧紧贴着桌线,外面罩着透明的抽杆文件夹,防止被油污溅到,一看就是深受主人重视的重要文件。

不过深深了解自家发小的李白不用问就知道,里面很大一部分企划都活不到最后就是了。


“不吃了?”秦缓擦完嘴抬起头,却发现李白根本没动几口。

“上午吃了小甜点,腻得慌。”李白往后靠在椅背上,两条大长腿从桌子对面伸了过来,整个人几乎要瘫在椅子上。

秦缓踢了踢李白的小腿,见人没动的意思,也就不去在意,反而给两人各泡了一杯茶,自顾自开口。

“女朋友送的?”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是女朋友?”

“那就是男朋友了。”肯定的句式。

李白瘫在椅子上“哧哧”笑了起来,“对呀,你也想问我是谁吗?”

“是谁我不在意,只是希望你注意一下影响,毕竟要安抚住主任们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反正你总能搞定的吧,会长大人~”

话尾上翘的语调让秦缓眼皮一跳。虽然在外人面前根本没有发小的感觉,但他们也确实一同度过了童年。而且每次在校草大人又要搞事而需要他帮忙收尾擦屁股的时候,基本都是这样一副可爱又可恨的样子。

秦缓定了定神,不着痕迹地躲开对面越来越放肆的长腿,翻开已经看过很多遍的企划,摆出一副不明显,但李白心知肚明的送客姿态。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语气倒是一如既往的不冷不热。

“是~是~”像是并没有被他语气里的冷淡浇灭热情,李白拍拍手站起来向外走去,心情颇好的样子。直到他走过走廊的拐角还能听到隐约的口哨声。



-肆-

关于万圣节的企划,也总就是老一套,化妆晚会、黑暗料理、trick or treat,翻来覆去也翻不出什么花样。虽然也不是没有人想搞事,不过会长大人到底积威已久,也没人想在接下来一个礼拜都在校医院度过,所以大家都比较乖。

但是今年稍微有些不同。会长和好一批部长们都大四了,很多人不一定会继续在荣大读研深造。为了保住最后一个搞事情的机会,为了不留下遗憾,今年的万圣节企划,被强行完整的通过了。


说是完整通过,其实也就是多出了一项活动。

搞一个吃鸡大赛,以校服上第二粒纽扣算作人头——感谢荣大贵族式的作风,每个纽扣上都刻着学生的姓名,让这个做法成为可能——时限为午后一点至傍晚六点,用夺走心仪者纽扣的办法来挑选今晚的舞伴。当然,如果有多位竞争者,只需看最后纽扣的归处就是了。

也不是什么很过分的企划,所以秦缓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着在他说完“通过”之后马上开始欢呼的会员们,秦缓也开始认真思考,平时的他是不是真的太过古板,以至于“稍微”一点的甜头都能让这群什么大世面没见过的精英们高兴成这样。

“在想什么呢?”从台下伸过来一只手,把他搭在左腿上的手收入掌心。李白修长的手指穿过他的指缝,扣在他的手背上,让人窝心的热度源源不断地从手掌相贴的地方传来,“我真的建议你可以把围巾换成手套,手冷死了。”

秦缓试着抽回手,却没有挣开。他微微侧过头望过去,却落入一片明媚的海域。蔚蓝清透的海水被阳光晒得温暖,软软的包裹着他,却也不容他挣脱。

秦缓收回目光,抿嘴看着狂欢过后的会员们推搡着离开会议室——他们早就自觉分工跑去准备了,似乎也没人注意到还有两个人落在最后没跟上来。

“说服校长和主任们不容易吧。”李白单手撑着椅子靠过来,终于像一个真正的发小,和称职的副会长一样表达了关心。

“还好。”说话间吞吐的热气让他脸颊有些发烫,“校长说难得放松一次也好,就当成实战了。”

他站起来收拾桌面,重新暴露在冰冷空气中的手很容易就变冷了,反而有些贪恋方才的温暖起来。而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你的纽扣怎么办?”

“嗯?没什么关系的吧?”李白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就当我男朋友拿走了就好啊~”


-伍-

在荣大上下的翘首期盼中,万圣节还是姗姗来迟。前夜的黑暗料理盛宴也没能抹去他们的热情,倒是让秦缓后悔今年没有亲自下场“下毒”,好让他们第二天更安分一点。

不过后悔也没用了,年轻人们早早换上万圣节的服装,第二粒纽扣被摘下来贴身收藏,各自的武器也早就打磨抛光,就等着钟声打碎午后一点的平静。


秦缓对这次的狂欢并没有什么热情,而且作为荣大少数拥有治疗能力的人,也没有人敢冒着得罪一个奶爸的风险,在他非默认的情况下取走他的纽扣。所以他就打算坐在办公室里,等着附近在切磋中负伤的倒霉蛋上门。

结果倒霉蛋没等到,倒是他名义上的发小躲进来了。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李白拎着一个袋子走进来,“文姬拜托我把你晚上要换的衣服拿过来,到时候别忘了换上。”

秦缓接过袋子看了一眼,从里面翻出一把雕刻着精致花纹的复古枪。

“这个也是?”

“她说每年都是科学怪人太没意思了,就帮你换换风格。”

“这样?”秦缓举起枪摆了个射击的姿势,随后又放下,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失望,“没子弹啊。”

“不然你以为呢,还打算谋杀你的竹马吗。”李白轻咳一声移开目光,耳根莫名发烫。


秦缓举枪的姿势标准,站得笔直,身形优美,态度却又漫不经心,糅合了上位者的傲慢与优雅。那双紫色的眼睛扫过来的时候,李白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想,秦缓和蔡文姬肯定说谎了,他非常确定,刚刚秦缓绝对在自己心上开了一枪。那颗子弹在他的心房里炸开,爆炸的余波顺着颈侧的血管传到了大脑,把他的脑子都搅得一团糟。他的耳膜上还残留着轻微震动的感觉,那股热量让他耳垂泛红,在略长的发丝见隐约可见。


-陆-

六点的时候,钟塔准时敲响了那口和荣大同岁的铜钟。嘹亮的钟声响彻了校园,宣告了纽扣争夺战的结束,也宣告了晚会的开始。

秦缓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和他一起无所事事了整个下午的发小已经离开了。他们的下午还算平静,虽然很奇怪为何没人打扰,但也正合秦缓的意。就算没有这次的活动,他原本也不打算邀请什么舞伴。于是在校长宣读祝词的时候,他就偷偷躲到了人群外。

虽然作为该起带头作用的学生会会长,这样做有不负责的嫌疑。但、管他呢,下午在办公室的时候打了会儿盹,还是被钟声吵醒的。睡得太饱了,他现在还有点晕乎乎的。

所以等秦缓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处在了人群的视线中心。而他的发小站在他面前,一双蔚蓝的眸子里盛满笑意,亮的刺眼。

“你还不来邀请我跳舞吗?”他问。

“什么?”秦缓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李白笑而不语,上前一步从他口袋里拿出一粒小小的纽扣,上面明晃晃刻着“李白”两个字。


破案了。

挤在人群里的蔡文姬眼神死,她看看还处于震惊状态没反应过来的学长,又看看一脸人生赢家表情的男神校草,第一次理解了自家导师每次都严防死守的心态。

自己辛苦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

校草!男神!副会长!您套路可深!

怪不得基本从不和学长唱反调的男神这次会这么积极推动这次企划!怪不得在我帮从不在意这些的学长准备服装的时候男神建议我换个风格!怪不得要亲自提出给学长送衣服!

就为了拱我家白菜!

嫉妒蒙蔽了我的双眼,哪怕你们一个扮成血族一个扮成血猎,我也绝对不会觉得萌!

哎真香!

听说小乔学姐还出本了,想买~


-柒-

所以,整个万圣节企划,以校草第二粒纽扣失踪为起始,以校草喜提学生会会长为结果,在教导主任的救护车鸣笛声中,落下了帷幕。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后记-

“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的眼睛。”


他已经走地很近了,近到少女能数清他的每一根睫毛。他抬手替她拉了拉围巾,只露出那双盛满他倒影的眼睛,像两颗通透的紫水晶。

凑近耳畔的低喃像是情人间的絮语,语调温柔缱绻,但内容却让少女遍体身寒。


“因为你的眼睛很像他。”

“太漂亮了,反而让人嫉妒的不行。”


深秋的凉意随着秋风从衣物的缝隙钻进来,少女突然惊醒,推开他跑开了,背影慌张得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逐着。


李白收回目光,低下头摘下了校服上的第二粒纽扣,在手里抛了抛。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把纽扣收回口袋里,吹着口哨离开了。


-完-

评论 ( 1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