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鹊】今宵酒醒何处(一)


*为了剧情需要,疯狂特么私设
*刀慎,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挖坑选手
*想找个白鹊同好,一起讨论剧情QAQ




简介:五次李白从宿醉中醒来,一次扁鹊不在身边。




李白是被一场雨惊醒的。

彼时他还做着春秋大梦,梦里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红颜知己,左拥右抱,好不快活,只是可惜这场雨来的实在不是时候。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倒挂在一棵桃树上,粉色的花瓣随着细雨纷纷扬扬地落下,在他模糊的视线里染出一片混乱的颜色,像是制作低劣的万花筒,直教人头晕眼花。

长安市郊怪脾气的医师撑着伞冷眼旁观,他站得不近不远,恰巧把李白隔绝在伞外。

李白仰着头瞧他,其实他也瞧不出什么来,宿醉和倒挂了一整夜让他头脑一片混乱,甚至分不清到底谁才是倒挂着的那位。

“你就在那边看我的笑话?”

兴许是实在难受得紧了,昨晚才在朱雀门搞了个大新闻的剑客难得露出委屈的一面,衬着他那张未完全褪去青涩,却已经开始显露逼人俊美的脸来,倒是让人忍不住起了恻隐之心。

只是桃树的主人却是个铁石心肠的,闻言只是撩了眼树底下被压断的半树桃枝,不冷不热地开口:

“我只是来看看你死没死。”他嫌弃地皱了皱鼻子,“反正京城刚贴的悬赏上也没讲要不要留活口。”

那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不算良辰美景,有了花前也没有月下,相看两相厌,恨不得对方立即从世界上消失。



扁鹊本不想多与他纠缠,既然后来女帝下令撤下了悬赏,那他也没有了一定要对李白下手的理由,那两个人从此也没有碰面的必要。

他想的倒是美好,可惜从那之后,这个梁子就被李白单方面结下了。少年还处在你不让他做什么,他偏要做什么的年纪,仗着脸皮厚,三天两头往扁鹊的医馆跑。

而且这个坏东西还颇有心机地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是把你家的桃树躺坏了嘛,那我就帮你把院子料理下。

正好扁鹊要出远门找几味少见的药材,见他这几天手脚干净的很,也就随他去了。

等到一个月后他重新回来,细细清点了下几丛长势喜人的草药,然后又看了看早就病死的桃树。树底下的泥还是湿的,几步之外就飘来阵阵酒香。

一个令人深痛恶绝,又无伤大雅的小把戏。

扁鹊没多大反应地抿了抿嘴,心里想的却是那个小混蛋大概是不会回来了。

评论 ( 3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