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秦的刁民!父皇我想干政!!!

【白鹊】神医今天也想给剑仙一瓶子

没啥营养的小段子,突然想到就写了,不知道能不能空手套到小黄蚊,笔芯
可以算是夜话的番外吧,说不定到时候懒得就直接改改当正文算了反正也没人会发现吧嘻嘻。
恼羞成怒的向导鹊x一急就开始掉双商的哨兵白,根本开不起来的还没装轮子的小破三轮车,心理强大的就往下翻吧。








意思渐渐昏沉起来,扁鹊感觉到一双手在身上摸来摸去,刻意放轻的力度宛如隔靴搔痒,根本没法满足他渐渐升腾的欲望。

“嗯……”在那双作恶的手抚到腰侧的时候,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然后那双手竟然就这么离开了,还没等他发出抗议,就听见上方传来李白的声音。

“那个……小医生,你…你没带抑制剂吗……”

…………
……嗯?

他今天是没来得及补充已经用完的抑制剂,但是在有一个现成的,不算讨厌的哨兵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选择抑制剂???
一个哨兵一个向导,在自然的情况下引发的发情热,傻子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结果你竟然给我提抑制剂?!这简直是对一个向导的侮辱!

扁鹊猛地睁开眸子,狠狠瞪了始作俑者一眼,吓得李白整个人都僵硬了。

要不是身体原因,真想一瓶子丢死那个智障。


事情的真相:
今天一大早,李白就发现小医生和平时不太一样,不仅看着更让人忍不住想上下其手,凑近了还能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而那个香味在小医生突然扶着桌子慢慢坐到地上的时候,变得格外浓烈,李白猝不及防地被扑了一脸,当场就懵了。
直到看到小医生通红的脸蛋和听到抑制不住的喘息才发现,这是……发情了?

咋回事儿?
啥玩意儿?
这可咋整啊?

总是挂在嘴边的喜欢不是假的,早在第一次想着小医生的脸达到人生的巅峰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这是沦陷了。
哪怕那时候他还并不知道小医生是个向导,就已经做好了和一个普通人共度一生的准备,甚至连怎么说服塔的高层同意这个决定的办法都想好了。一年不行就两年,反正这辈子我李白总能把小医生磨到手。

现在,似乎就有一个捷径,可以直接跳过漫长征途,把对方彻底占为己有。
李白觉得这简直是比先抢韩傻的红还是先偷村夫的蓝更为纠结的选择。而大到盖过喘息的心跳,和身下没法忽视的存在感似乎都在催促,催促他做出那个选择……

不!你要冷静啊李白!你可是个君子,怎么能做这么乘人之危的事!而且万一小医生清醒后发现了你做的,一怒之下回娘家怎么办!
你可以的李白,这种情况下首先该做的是什么,抑制剂,对,小医生身上应该带着。
不能冲动,冲动是魔鬼。李白默念着,小心翼翼地扶起小医生,尽量放轻地在他白大褂的口袋里翻找应该常备的药物。

小医生滚烫的脸颊靠在李白胸口,那温度简直要烫伤他一般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李白觉得自己浑身都在抖,极力的忍耐让他咬地腮帮子都开始泛酸了。
怎么找不到?李白开始绝望了,小医生不是家中常备抑制剂的吗,为什么偏偏现在没有?
而下一刻怀中人突然一声闷哼,让李白吓得差点把对方丢出去。

“那个……小医生,你…你没带抑制剂吗……”

刚问完的李白发现怀里人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抬头狠狠瞪了自己一眼。
那发红的眼尾,那水润的眸子,那娇艳欲滴的双唇,我的天我这是在天堂吗……

大家好我是李白,我觉得我今天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喜),所以我选择日后再说。

评论 ( 9 )
热度 ( 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