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鹊】世界上真的有龙存在吗(一)

想写范白x红莲,一个冒险家闯入龙堡最后把幼龙拐回家养成的恶俗故事,嘤嘤嘤,超想日幼鹊「狄大人就是他」
明明下个礼拜就考试了我怎么还这么浪,居然还开新坑,作死啊……
放个开头,写这个的时候满脑子龙角翅膀尾巴的幼鹊把范白公主抱的骚操作,然后范白一脸懵逼……







在很久很久以前,王者大陆上出现了一条恶龙。

据说它有着恶魔一般猩红的眼睛,黑夜一般漆黑的鳞片,它嘴里能喷出炽热的火焰,浑身的血液都含有剧毒……
据说恶龙最喜欢处女新鲜的血液,每天都要掳走无数少年少女作为祭品……
据说它把整个山谷划入自己的领地,白天的时候就住在山上那座古堡里……
据说……

“停停停,别据说了。”戴深蓝色礼帽的年轻冒险者打断了喋喋不休的酒馆老板,“如果那么一条恶龙住你们镇后面的山谷里,你们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你们年轻人就是不喜欢听老年人的话。”把蓬松胡子编成麻花辫的老板瞪了年轻人一眼,帮自己倒了杯酒一口闷了下去。

“等等,那是我点的!”年轻人抢回自己不剩多少酒的酒壶哭笑不得。

“急什么,只要你听我说完,我不只帮你免单还再送你一壶。”

“好好好,您说,您接着说。”

“讲到哪了……哦对,据说那恶龙能化成相貌妖异的男子,最怕的是洋葱……”

年轻人在靠近子夜的时候离开了酒馆,他拒绝了老板娘留宿的热情邀请,裹了裹半长不长的风衣,扯了扯帽檐就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中……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巨龙吗?

存在。

极东沙漠里那位骑着金色鲸鱼的王这样告诉过声名在外的冒险者,在西边山谷的城堡里,就住着一条龙。

那可能是世界上仅剩的龙了,蜃楼王脸上带着明显不怀好意的笑,你就一点也不想去看看吗。

不想。

那是不可能的,范海辛绝望地想,然后认命地收拾起了行装。




这就是他为什么会现身在这个不知名小镇的原因。

作为一个冒险者,范海辛去过很多地方。

他曾深入过东部一望无际的沙漠,见过传说中能实现人一切愿望的蜃楼王。
当然实现一切愿望是不可能的,不过那确实是一位知道很多事情的贤者。

他曾在极北之地见过被冰封的王国,来自雪国的少女把一块玄冰铸进了他的配剑。
还有那边的酒虽然很好喝但是太冷了。

他曾被西方的教皇接见,为了感谢他除掉了扰乱一方的吸血鬼。
还有那个教廷特使是怎么回事,长得不高马尾倒是扎到了天灵盖上。

丰富的冒险经历背后支撑的是高超的剑术和灵活的头脑。游吟诗人把他唱进自己的歌里,世人都在猜测这位传奇的冒险家是怎样一个人,却没人想过,会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圣洁的月光把一片银色撒在冒险者前进的道路上,但随着不断深入,已经很少有月光能突破层叠树木的阻拦。偶尔撒下的几块光斑,也被恶意的树叶围出张牙舞爪的形状。

然而范海辛不需要月光,或者说没那么需要月光,虽然那对于他来说是一场神圣的仪式。

这么想着,一座古堡已经出现在了视野里。

倒是蛮有恐怖故事的感觉,望着即使在月光下也显得阴沉的常春藤,范海辛耸耸肩,随手砍断路上挡路的灌木,一鼓作气推开了城堡大门。




城堡内部并不想想象中,杂乱破旧好像几百年没人来过一样。相反,这里意外地整洁,干净的地毯,整齐的笔画,光滑到能反射人影的地板。

两条楼梯从两边的墙壁上蔓延下来,在大厅中间汇成一股,后面巨大的落地窗上,是各色琉璃拼成的巨龙图案。月光把高昂的龙头投影到范海辛的脚边。

看起来应该是有“东西”住在这了。




在范海辛思考着先上楼还是先探索一楼时,空旷的大厅里突然响起清脆的脚步声,不紧不慢,照着主人特有的步调,慢慢从大厅中央的楼梯上走下来。

可惜了,从古堡的楼梯上走下来的不是需要拯救的公主,而是被整个领地的人畏惧的恶龙。

范海辛下意识握住腰侧绑好的长剑,微微放低身体的重心,以便随时应对可能出现的袭击。

而这时,传说中的恶龙也出现在了月光下。

即使是背对着月光看不清面容,也能轻易就分辨出,那是个年轻到甚至可以说是年幼的少年。那单薄的身躯和毛绒绒的头发让人根本没法把他和传说中上天入地无恶不作的恶龙联系在一起。

饶是冒险过很多地方,见识过很多不可思议事件的范海辛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从没见过这种操作。




“你是谁?”

稚嫩的声音打断了范海辛丰富的内心戏,他看见那孩子睁开了眼睛,猩红的眸子即使在黑暗里也熠熠发光。

里面没有恶意。

那双眼睛里面有警惕有好奇,有被打扰了美梦的愠怒,却唯独没有对来者的恶意。

范海辛放松了身体,露出一个微笑。

“晚上好,我的龙先生。我只是个冒险家。”他甚至行了个不甚标准的脱帽礼,“感谢月光给了我们这么美妙的邂逅。”





话说大佬们用什么在手机上码字的,我用的备忘录(;′⌒`)然后就没有排版了……求推荐

评论 ( 15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