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鹊】世界上真的有龙存在吗(二)

冒险家范白x幼龙红莲,脑洞太大就收不住了,明明是一个恶俗的养成故事,怎么剧情给我搞成了这样。
话说链接怎么弄。






一个人一生有几次机会能见到一头的龙呢?

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有。

大部分的人都被那些可怕的传说吓破了胆子,而少部分的冒险者们又没有那个机会和能力去寻找一头龙的踪迹。

所以在大多数人看来,龙,只是一种存在在传说中的生物。

所以对于范海辛来说,找到一头龙,算是他毕生的梦想。




范海辛对父亲唯一,也是最为深刻的印象就是满满一书房的藏书。在他刚刚能够到门把手的时候,就开始把去书房探险当成每日的必备功课。书架上摆的不只有诗集和王者大陆的史记,还有一些地理介绍和几本冒险家的游记。

甚至在书桌后门的墙上还挂着一幅王者大陆的地图,他还能清楚地记着,整个大陆被两条首尾相连的巨龙环绕,就像把世界当成了自己的领地。

还年幼的范海辛就在这样潜移默化的环境中慢慢培养起了浪漫的冒险精神。虽然最后这一切消失在了漫天的大火和凄厉的吼声中。

但是幸运也可能是不幸的是,收养范海辛的正好就是一位路过的冒险者。

于是就有了后来被世人传唱的传奇冒险家。




所以他会说,“感谢月光给了我们如此美妙的邂逅。”




幼龙从高高的台阶往下看,风衣礼帽的冒险者坦然地站在月光下,表情平静但眼神炽热。

里面同样没有恶意。

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他继续往下走,然后停在了最后一级阶梯上。

“冒险者?”他慢慢重复了一遍,似乎是许久没说过话,发声有些滞涩,但他并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你是来这里找我的吗?”

没等范海辛回答,他继续说了下去,“你就没想过我会对你做什么吗?冒险者们一部分畏惧着甚至想毁灭我们,一部分却对我们趋之若鹜,甚至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命够不够支付见我们一面的代价。”

“真是愚蠢至极。”最后他总结道。

……个子不大,口气倒不小,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范海辛难得走神了一会儿,不过这也算是萌点吧。

“咳咳,尊敬的龙先生……”范海辛决定为自己正名,他和那些光有热情没有脑子的莽夫们可不一样。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幼龙打断了他,“能来到这里说明你确实不普通,也有那个实力和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不过这里确实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狼人。”他补充道。

像是一瞬间被抽去了所有的温度,一向温柔的月光突然变得张牙舞爪了起来,范海辛脸色苍白,浑身僵硬。

就像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男人们的怒吼,妇女孩子的尖叫,漫天的大火,满地的残肢……他缩在床底下,握着母亲染血的项链,一颗翠绿的眼球慢慢滚到了他的手边,他睁开眼,望进了那双贪婪的蜡黄的眼睛……

疼痛占据了他的全部意识,不只是大脑一阵一阵的抗议,还有有一只爪子伸进他的腹腔,把他的内脏搅得一团乱。然后这疼痛开始蔓延到四肢,蔓延到指尖,蔓延到它们所能到达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身体在疼,精神也在疼,他甚至没法思考这种疼痛的来源。

杀了我吧……

让我解脱吧……

剧烈的疼痛间,似乎有什么腥甜的液体灌入口中,另一股强势的力量开始镇压那些作乱的痛感,两种力量的冲击让范海辛陷入了更深的黑暗……




红莲一把推开压在身上昏睡的冒险家,又惊又怒地捂着已经开始流血的后颈。

这算是什么,一言不合就扑上来咬人?

还说什么解脱?

现在就让你解脱信不信?

要不是没有防备,怎么可能被这种小狗咬破了脖子,还…还被咬了那种地方……

红莲站起身来,扯起范海辛的后领,一路把人拖到门口,随手丢出门外。然后锁上大门,连下了几个结界,才跑上了楼。

伤口已经渐渐愈合,对龙族来说这种小伤里面带有的毒甚至称不上毒素,只是这次留下的耻辱或许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红莲变回原型,用骨翼把身体包裹起来,缩在房间中央的床上,熟悉的味道让他渐渐平静了下来。

今天这算怎么回事,本来以为是个人类,要不是突然闻到了微弱的味道,也不知道原来是个狼人。而且今天也不是满月啊,就算是满月的狼人见了他也只有逃跑的份,怎么会突然就上前袭击的。

算了不想了,让他自生自灭吧,红莲闭上眼睛,放他一条狗命就算我心地善良了。




圣洁的月光依旧把银色洒满了冒险者来时的路。


—————没有什么意义的小剧场—————

范海辛:红莲你听我说刚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突然不受控制了

红莲:没事,留你一条狗命就算我原谅你了,滚吧

范海辛:没说两句话就被虐成狗还被红莲嫌弃了好想寄刀片……(真·虐成狗)

——————————

XD有人能猜到范白是什么个情况嘛

评论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