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鹊】世界上真的有龙存在吗(三)

冒险者范白x幼龙红莲,一个恶俗的养成故事,今天范白还在努力把好感从负刷到正的路上。
一天三章,我竟然,还像,嚼了炫迈,一样,停不下来。「肾虚脸」









范海辛已经很久没有做梦的经历了,或者说他会尝试各种方式让自己忘记前一天的梦境。

因为他一旦不那么做,就会不断被十几年前那场灾难影响,最后失控。

嗯……虽然他好像已经失控了。

不过这次的梦境却和平时的不太一样,梦里没有漫天的大火,没有可恶的狼人,也没有消除不了的伤疤和潜伏的毒素,只有一条龙。

很奇怪,他明明没有见过那位龙的原型,但是一看到那条龙的样子,他就认定,那一定是的。

可能是他们有着一样眼睛。




在野外躺一个晚上并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当范海辛醒过来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还在延续昨天的疼痛。

然而他只是被小石子硌了一个晚上,不过比起恼羞成怒的龙先生拍成肉饼,这已经是不错的后果了。

“唉……”他叹了口气,明明已经很久都不会这么失控了,怎么昨天就突然……

可惜了,虽然见到了龙先生,但是没能看见本体,甚至连话都没说几句。看这情况,下次估计连门都进不去吧。

正想着,背后就传来了开门声。

范海辛下意识回头,就和一脸尴尬的龙先生四目相对。




红莲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没那么生气了,一来为这种小角色生气显得太过斤斤计较,二来他确实太孤独了,一个人住在这个古堡里,难得有人上门——虽然这个人一见面就啃了自己一口——自己的血液里带着剧毒,也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他死在门外。

于是他决定,起来帮人收个尸吧。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门外的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一个在日后把他干♂掉的讨厌冒险家。




龙先生看起来比昨天更小,一条红色的围巾遮住了小半张脸,围巾里面竟然还有一个画着鬼脸的口罩,比昨晚看起来更有手感的银白色发间,竖起一对小小的尖角。

他大半个身子缩在门后,右手扒着把手,背后是半撑开的骨翼。

然后,范海辛不着痕迹地向下瞟了一眼,影影约约能看见一条不安摆动的尾巴。

真是……超可爱!




红莲几百年不与人交流,完全不知道这种尴尬的场景要怎么处理,难道要和他说我是来帮你收尸的吗。

接着他就发现,那个本来就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冒险家,用一种很难描述的目光把他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久违地让他有了汗毛倒竖的危机感。

特别是当他不安地甩了甩尾巴时,那个人的目光更奇怪了,吓得他猛地就甩上门。

然后不出所料地,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像是夺命一样跟着他溜了进来。

“龙先生,龙先生等一下啊,在下有话想和你说!”

滚!我不想听!带着你的大保健滚出我的地盘!




结果最后还是把人放进来了。




“所以,是蜃楼王告诉你这里有龙的?”红莲坐在镶嵌着天鹅绒的扶手椅上,为了方便翅膀和尾巴已经收起来了,但那对黑色的小角还明晃晃地待在雪白发间,勾地范海辛不住往那瞟。

“嗯,是的。我去过很多地方,都没有见过龙族的痕迹,他知道了以后才告诉我的。”他的脚甚至还够不到地板,范海辛表面正经,内心激动,小小的一只好想抱怀里揉。

“那你也见到了吧,可以回去了。”红莲皱眉,满脸的不高兴,要不是和蜃楼王有点交情,早杀过去给那个泄露秘密的混蛋一点颜色看看。

天哪小脸皱起来的样子也好可爱……嗯?等等?

“不!我不走!”范海辛反应过来,马上反对。

“为什么不走?我都不计较你昨天的冒犯了,你可别得寸进尺。”

遭了,忘记昨天的事了。

“咳,我正是因为昨天的事,想留下来给您赔罪。”短短的半天,范海辛已经摸清了红莲的性格,然后就开始了循循善诱,“您看您一个人在这个古堡里,就不会觉得寂寞吗。我是一个冒险家,我可以每天给您讲故事。”

循循是有的,诱也是有的,有没有善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红莲有点犹豫,不得不说他有点心动,龙族成长得太慢,他有没有同类可以照应,在很长的时间里只能在这里躲避可能存在的威胁。

这个人打不过自己,他是蜃楼王认可的,他可以陪着自己……

那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

“那好吧,以后你就住在这,等你想走了必须和我说一声,我会删除你有关这里一切的记忆。”红莲妥协了,他站起来,在范海辛额前点了一下,留下一道印记,“以后你也别叫我龙先生了,我有名字的。”

“我叫红莲。”




红莲之瞳,即使在龙族的历史上也是极为稀少和珍贵的,他们没有普通巨龙那样庞大的身躯,但更为灵活,对魔法也更为敏感。

那双猩红色的眼睛和漆黑的鳞片是他们的标志,在他们的血液中流淌着世界上最为危险的毒素。

骑着金色大鱼的王伸手拨乱了一池清水,是生存,还是死亡?

范海辛,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评论 ( 6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