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鹊】谈天论地,不涉爱

李白视角,大概是刀。
第一次用这种画风写,会不会有点怪。








青丘发生的事让李白丢了阵脚,就算知道天庭看不惯青丘的繁荣,也没想到他们真会下手。

以至于他还没来得及和扁鹊告别。

这样也好,这趟浑水不需要他来躺。



李白是知道扁鹊偶尔会去长安的,虽然神农谷和长安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眨眼的事。

所以他借着养伤的机会,在长安大街上偶遇了已经百年没见的人。

他一点都没有变。

这一百年来,李白过得一点都不好。青丘一直是他心头的一个阴影,而那时的不辞而别也让他觉得不安。

他们本应无话不谈。



而令李白意外的是,对方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还很自然地邀请他留下养伤。

青丘的事已经告一段落了,也急不得,白龙已经归位,天庭也不敢再插手人间……

应该是没事的。

他们两个,似乎也能回到那时的时光了。



扁鹊不是个情绪外露的人,除了刚碰到李白那会儿。他会因为李白的相助露出感激的笑脸,会因为他受伤而急得流泪,也会因为他偶尔的调戏红了一张俊脸。

然而徐福的阴谋败露之后,他的世界崩塌了,他的心死了。

李白没有自信自己能让扁鹊忘掉这些仇恨,他只能把人带出毁于一旦的山谷;他不敢表露心意,那就没话找话,转移注意;他想再看见那样的笑脸,于是他趁着雪后初晴,为人弹了一曲将近酒……



百年之后的扁鹊更加沉默了,李白猜不透他的心思,只好还像以前那样找人说话,暗自揣度他的态度。

时间没有冲淡他的情感,反而像醇酒一样,随着时间,发酵的更加甘甜醇美。

人道我风流,却不知我也会这样束手束脚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个人。



那天,扁鹊留在药寮配一副新药,一时半会儿出不来,李白就去长安散散心。

谁知刚到就下雨了,正想找个地方躲雨,就遇到了故友白龙,想着正巧无事,不如一起喝一杯。

韩信带了一把绣伞,李白嘲笑他怎么和女孩子一般,韩信只是笑笑,讲了一个关于君主和将军的故事。

听罢,李白沉默半晌,递过去随身的酒壶。韩信也不介意,把伞塞了过去,仰头灌了一大口。

在这世间,人人都是身不由己啊,他低头笑了笑。



回去的时候已经不早了,扁鹊坐在花架下似是睡着了,李白莞尔一笑正想走过去抱人回房,却顿住了脚步。

扁鹊肩头停着一只蝴蝶。

庄周的蝴蝶。

而李白曾在他眼里看到过和自己一样的眼神。

扁鹊睡得安详,脸上甚至带着隐约的浅笑。那是李白在那之后就不曾见过的柔软。那个时候,他就明白,自己输了。



扁鹊的逐客令来得一点也不出人意料,其实李白的伤早就好了,只是为了多陪着人而一直假装没好。

李白最后看了一眼扁鹊冷漠的背影,什么也没说,轻轻推门离去。

他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带,自然也什么都带不走。



错过了便终究是错过了,如果我那时把话说破,会不会就是不一样的结局。

可惜,没有如果。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无论和谁搞关系,交流沟通都是最重要的(不)

评论 ( 2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