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秦的刁民!父皇我想干政!!!

【白鹊】夜尽天明——破晓

之前发过一次了,但是经过某位太太的指点所以改了一下,让太白变得不那么受了一点……
阴阳师设定,应该是个充满了狗血的故事但是为了不让好故事败在我手里所以应该会变成几个cp不同的小短篇,暂定白鹊和信邦
式神鹊x吸灵体质的凡人白,两个人在逃亡的路上发生的片段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翻吧









李白跪坐在樱花木拼成的木质地板上,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那些如影随形的阴影,那些非人的哀嚎,那些在鼻端挥之不去的腥臭,就好像只是一场噩梦。神社薄薄的大门,就把这场噩梦关在了门外。

神社很安静,但又不那么安静。有一种很细小的声音,盖过了他心底不曾停止的呼唤,盖过了耳旁仿佛还萦绕着的惨叫,像是微风拂过屋檐,又像是一片花瓣落入池水的怀抱。 

李白下意识环顾四周,却只能看到屋檐下洁白的月光,和廊下坐着的一身墨色的人。 

那个人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微微侧过头,声音也像这月色一般,微微泛着凉意,却又如此令人安心。

“不用担心,这里很安全。”


李白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一个线条优美的侧脸轮廓。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他戒备地微微拱起背部,一双蓝眸紧紧盯着仅被月光点亮的庭院。

“……那些是地灵。”那个人缓和了语气,看着杂草蔓生的庭院,还有院子里最大的那棵樱花树上的注连绳,李白甚至能通过这样的语气想象他脸上温柔的表情,“他们守护这个神社,不让那些脏东西进来。” 

李白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只能看到杂草丛中零星盛开的野花。

诚然,他虽然在庄周的庭院里了解了这个世界隐藏着的另一面,但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甚至不能知道的事。

包括眼前这个人。

在他遵从心底的呼唤,趁乱溜出庄周的庭院的时候,就是这个人,在向他扑来的妖物手里救下了他,然后带着他一路逃亡,最后进到了这座破旧的神社。

一个冷静神秘不苟言笑的救命恩人,若不是气氛场合不对,李白少不得要拉着人饮酒作乐,谈谈人生。

但是此时,两人之间只有沉默。


“你之前说,你是庄周的式神。”太安静了,李白想,他试探着搭话,“那我怎么没有在他的院子里见过你。”

那人忽然发出了一声听不太清的嗤笑,就好像之前的温柔都是错觉,李白动了动压得有些发麻的腿,来掩饰自己不自在的表情。

“他是大陆的守护者,你没见过的式神多了去了。”那人顿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自己语气不太好,又大发慈悲地解释道,“我不太喜欢在白天出现。”

李白的视线越过那人的肩膀,投向漆黑一片的天空,又回过来瞄向了自己的腕表。

还有个把小时天就要亮了。

然后那人突然站起身来,左手随意在大敞的障子门上扶了一把,右手自然下垂。

“天快亮了,我们出发吧。”

“为什么不等天亮再走,‘那些东西’不是应该怕阳光的吗。”李白下意识站了起来,紧紧盯着那个并不算高大的背影。

“因为我不喜欢。”那人毫不留恋地穿过布满青苔的神道,向门口走去。

真是任性的式神大爷啊,李白在心里叹了口气,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叫自己的身家性命还掌握在这位大爷手中呢。

他认命地迈开步子,在经过他刚刚坐着的地方时,无意看到了一片闪着暗紫幽光的羽毛。

这是……那位式神大爷的羽毛?

李白弯腰捡起羽毛,就着月光观察起来。

根普通的羽毛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甚至连羽片都是柔软的,除了羽根的地方尖利地像是针一样。

李白把羽毛翻过来,却发现上面沾着几个圆润的血珠。

那些妖物一旦被杀死,是什么也不会留下的,那这血应该不是那些妖物的。

那么……是他受伤了?

淡淡的血腥味混着庭院里的檀香传了过来,李白心里蓦然产生了一种怪异的亲近感,但内心的警惕又很快把这种感觉压了下去。

这个人身上的秘密太多,而这个时候太多的秘密就意味着危险……

李白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这根羽毛,心里在抗拒,但脑海里想起的却是那人冰凉却有力的双手。

“还不走?”那人站在神社大门口,看不太清身影,声音遥遥传了过来,打断了李白的思绪。

“嗯,走了。”他把羽毛揣进口袋,小步快跑跟了上去。

别想太多了,下面只会是一段充满危机的旅程,李白看着那人完全看不出受了伤,行动自若的身影,暗暗对自己说。


当稷下的碑石终于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时候,李白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一整个夜晚的奔逃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和耐心,重新见到象征安全的注连绳让他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我们到了……”李白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应该给一个那个只会泼冷水的任性大爷一个真诚的感谢。

但当他回过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一道金色的光柱冲破黑暗的阻隔,出现在东边的天空。比月光更温暖的阳光漫进了空旷的街道,身后蠢蠢欲动的黑影也只能不甘地遁入阴影。

太阳,升起了。


李白忽然想起那个人不久前才说过的话。

我生于黑暗,行于黑暗。 所以夜尽天明,我就会离开。


——————————————


原脑洞(与原文有出入,与迟暮联动):

 在这个年代,阴阳师已经算是传说,甚至很多人都把他们当成骗子。

李白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他被一个觊觎他美色(没毛病)的女鬼缠上了。在他快贞操不保的时候好友韩信突然赶到,把他托付给庄周后离开了。

在稷下李白见识到了自己从未想象过的各色式神,并度过了几天平静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凶兽攻击大陆结界的频率越来越高,也有很多妖物趁机跑出来作乱,庄周不得不离开。

庄周走后,李白感觉到内心的一种呼唤,并趁乱溜出庄周的庭院。暗中观察的扁鹊很快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就顺手把人救下了,然后连夜赶往稷下的阴阳寮。

故事就发生在两人奔逃的路上。


两个人逃进了一座破旧的神社

李白说你是庄周的式神,那我怎么没在他的院子里看过你

扁鹊嗤笑一声,说你没见过的式神多了去了,顿了顿又说,我不太喜欢白天出现。

李白看了看天色说快天亮了。

扁鹊站起来,那我们得赶快了。

李白本来想抗议一下,但他看见扁鹊垂下的右手指尖在不断滴血。

扁鹊受伤了。

李白看着人一脸平静把自己护在身后的样子,心里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触动。

最后两个人在天快亮的时候赶到了稷下,李白回过头很高兴地对扁鹊说我们到了。却发现背后空无一人。

然后他就想起曾经和扁鹊说过的话。

我生于黑暗,行于黑暗。

所以夜尽天明,我就会离开。

评论 ( 3 )
热度 ( 47 )